东北亚燃起经贸战 日韩关系跌入冰点

出口管制、加征关税、汇款和签证限制……熟悉的套路在东北亚上演,主角成了日本和韩国。

4日,日本开始实施对韩国出口高科技材料的审批限制。而据媒体3日援引日本每日新闻社的最新报道,日本正在考虑扩大报复措施,包括加征关税和实施汇款和签证限制。

日韩交恶,从历史纠纷、政治疏远,溢出至经贸领域。平民出身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对日态度强硬,安倍政府则伺机寻求回击,日韩关系跌入建交以来的冰点。

命门

蛇打七寸。安倍朝着韩国经济的命门挥出了重重一拳。

日本政府要对韩国采取出口限制的材料主要有三大类:一是用来制造手机显示屏的氟化聚酰亚胺;二是在IC制造中用来蚀刻芯片的高纯度氟化氢;三是用于将电路图形转移至半导体基底的光阻剂。

正如荷兰晶圆设备制造商、光刻机巨头ASML决定了全球谁可以生产更先进制程的半导体晶圆,在半导体产业链上,上游的材料与设备行业,往往决定了下游的工艺、制程、产能和质量。

日本在全球半导体材料领域占据绝对的领先优势,日本企业制造的氟聚酰亚胺和抗蚀剂分别占全球产量的大约90%,氟化氢占大约70%。

上述材料直指韩国经济的支柱产业——半导体芯片和显示器面板,韩企在今年1—5月进口的材料中,日本产的氟化氢比例为43.9%,氟化聚酰亚胺为93.7%。三星电子、SK海力士和LG电子等韩国企业巨头均可能面临“断供”的危险。

媒体援引SK海力士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没有3个月库存,倘若迟迟无法从日本取得必需的原料,恐怕得停产。三星表示正评估状况,未多做回应。

韩国贸易协会统计显示,2018年韩国半导体出口额高达1267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21%。日本此举无疑令韩国本就低迷的经济雪上加霜。

制裁措施出台的第二天,韩国主要报纸的头版头条,几乎全部聚焦于此。财经类媒体《韩国经济》和《每日经济》一致认为:韩日经贸战已经开打。

在东北亚问题专家、中国礼宾礼仪文化专业委员会高级顾问李家成看来,日本此次对韩制裁是有备而来,瞄准了韩国当前的痛点。而对韩国而言,如果日方升级措施,文在寅政府有可能在诉诸WTO机制之外,采取单边应对措施。

“日韩之间的经济联系紧密度高,产业链交织,经贸冲突对双边都会有影响。”李家成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安倍政府此举也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恩怨

经贸冲突不过是日韩交恶的最新注脚。

刚刚过去的G20大版峰会,欢迎仪式上,尴尬的8秒钟握手,就是日韩领导人互动的全部了。要知道,安倍在峰会上和16个国家领导人进行了双边会谈,甚至挤出时间和日本偶像组合“关8”见面。但是,唯独没有和文在寅举行会谈。

李家成指出,日韩关系恶化此前已有风声。近两年来,“慰安妇”问题、二战时期日本强征韩国劳工问题、领土争议问题、军方“雷达照射事件”等众多问题使日韩摩擦不断。

据多家媒体报道,此次日本对半导体材料下手,意在报复韩国在强制劳工案上的索赔。尽管在本周二,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否认了这一说法,称“是出于安全保障考虑而进行的适当的出口管理”。

据法新社报道,韩国官方数据显示,在日本占领朝鲜半岛的35年里,约有78万韩国人被强征为劳工。去年11月,韩国大法院即最高法院对日本企业三菱重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行征用韩国劳工的两起案件作出裁决,判处被告向每名劳工或家属赔偿最高1.2亿韩元(约合71.2万元人民币),但三菱集团一直没有履行。今年以来,韩国首尔和大田地方法院则批准扣押了日企在韩资产。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围绕韩国二战劳工诉讼判决,已经准备好了100多种对抗措施,比如召回日本驻韩大使、上调韩国进口商品关税、中断向韩国提供部分日货等。

李家成告诉记者,与前任朴槿惠不同,出身平民阶层的文在寅更在乎民意。上一任韩国政府签署了慰安妇问题等协议,已经遭到了文在寅政府的实质性抛弃。同时,文在寅政府外交策略的轴心是对朝外交,推动南北和解,对外经济策略则更强调北方的俄罗斯和中国及南方的东南亚地区。无论是在半岛无核化议题上,还是对外贸易上,日本的角色在被韩国边缘化。

不过,李家成也直言,韩国在对日政策上存在一定误判。“同为美日韩同盟成员,韩国政府可能没有预料到日本真的会采取制裁措施进行报复。”

冰点

“韩日关系正经历自两国建交5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严重裂痕。”韩国前驻日本大使申珏秀表示。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非营利组织Genron NPO及韩国独立智库东亚研究所(EAI)5月至6月进行的一项联合调查显示,只有6.1%的日本受访者和3.7%的韩国受访者仍然认为两国关系“良好”。认为双边关系“糟糕”的日本受访者比例一跃达到63.5%,增加了23个百分点,是2013年初次调查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国《华盛顿邮报》一则报道打出了这样的标题: “由于美国对联盟置之不理,日韩关系呈现‘50年来的最糟糕局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李成日认为,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强调“美国优先”,并不愿过度介入日韩之争,更没有发挥以往的斡旋作用。

对此,李家成也认为,对于日韩在军事领域的关系,美国还曾有过相应调停表态。但到了两国外交、经贸领域,某种程度上,特朗普颇有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

不过,在当前背景下,笼罩在日韩关系背后的依然是历史遗留问题的阴影。这根刺,时隐时现,不时发作。

在李成日看来,历史认识问题不仅是日本实现所谓“国家正常化”的绊脚石,而且是个长期困扰日韩关系的重大话题。


  • 首页
  • 577777开奖现场i
  • 电话
  • 关于我们